关注邡湖堰都网微博:
首页 - 旅游 - 正文

北上广的便利店,知道你所有秘密 联合创始人出走

2019-09-27 12:26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匿名 阅读:359次
标签:a

“那赌烟干嘛,这是在医院可是‘违禁品’。”老乌说,“不是常有家属给病人送水果牛奶吗,赌这个不好?”

这其中,有两个老烟枪老袁和老郑,甚至开始赌烟换钱了。我的同事老乌,竟然还一心包庇他们……

两个脑袋突然从窗口冒出来,吓得老乌赶紧把烟往背后藏,一脸惊恐。待他回神过来,定睛一看:原来是老袁跟老郑——两个长期住院的病人——正在窗户外望着他,满脸媚笑。

老袁和老郑的 “冥顽不灵”让老乌火冒三丈。他特意挑两人赌得“兴高采烈”的时候,冲过去一脚踹翻摊子,当着一众病人的面,把烟踩得稀巴烂,指着两人骂道:“当老子跟你们开玩笑呢?!滚回病房去,一个都别想再下来!”

“住院的当天晚上,王辉就去给明明买了寿衣,可是都是老人家穿的那种。我看见说可不行,当场就把女婿买的寿衣扔了,我可不让俺闺女穿这个走,嘛时兴买嘛。”老太太抹着眼泪,“转过一天,这不,我刚去商场买来的最时兴的衣服、高跟鞋和呢子大衣。这些东西都放在车上了,万一,明明在引产中不行了,就穿这个走。”

我和主任查完房,把曾春花的家属叫到了办公室,向他们交待了一下病人的病情以及后续的治疗。来办公室的是曾春花的丈夫和她的母亲,从他们口中得知,曾春花怀孕期间没有做过正常的孕检——他们觉得女人怀孕生孩子是最平常的事,这一胎也会像前两胎一样,到日子剖出来就行了,根本没有想到再去医院检查。所以7个月的时间里,曾春花只做过两次彩超。

“那没办法,她肚子里怀的是男孩,这个孩子不能和她一起下葬,必须引产!”一直泪眼婆娑的金明明父亲回答得很干脆,目光坚定地对我和主任说:“闺女在县里做过b超了,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小男孩,他不能和他的妈妈一起下葬。这是个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,有风险,也要引产。就算孩子死在手术台上了,我也不怪医院。”

见到老郑这副模样,老袁说他心里不落忍:“我跟他十来年的老伙计,只好告诉他,豆豆还小,还有很多机会弥补的。”

大弟不以为意,总想着能跳出农门。过了两年,倒是真来了个机会。

“大娘,我帮你吧!”我知道她要赶在8点查房时把东西都收拾好,赶紧上去帮忙。

老袁坐在人堆里,晃着烟盒勾着众人的目光,老郑则拎着一个方盒——是一副象棋——倨傲地将众人环视一圈,面露不屑道:“谁先来?”

“种当季菜?等你的菜上市了,大家都上市了,卖不上钱。再说,那么高的租金,你种龙肉估计都回不了本,甭说当季菜了!你们两个人,给人打工,一年也挣好几千,只要出力就行了。你干这个,出力花钱不讨好——再说了,你的钱从哪来?不会从一开始就想着问我借吧?”

现场烟雾缭绕,人声鼎沸,大院值岗的李护长坐不住了:“这还了得?也太不把我们当回事了吧!”

大院照常运转着,每天有人出院,也有人入院,忙忙碌碌。老袁跟老郑在大院的隐蔽角落继续着自己的“事业”,老乌间或向他们“施舍”一点赌本,李护长跟一众护士时不时去敲敲边鼓。

我瞅了一眼奶粉罐上的价格,真算是我参加工作以来见到过最便宜的了。

“那没办法,她肚子里怀的是男孩,这个孩子不能和她一起下葬,必须引产!”一直泪眼婆娑的金明明父亲回答得很干脆,目光坚定地对我和主任说:“闺女在县里做过b超了,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小男孩,他不能和他的妈妈一起下葬。这是个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,有风险,也要引产。就算孩子死在手术台上了,我也不怪医院。”

“可老郑打死不信呐!他觉得儿子还在怨恨,故意骗他,要让他死了回家的心。”老袁一脸无奈,“他不像我孤家寡佬。他想回家,当个好爸爸,好爷爷。儿子大了,由不得老郑,这个孙子,不就是他最大的念想吗?

给病人烟,这绝对是不符合规定的,更别谈什么“赌本儿”,听他们的对话,八成不是好事。

“一个英语专业的高材生,专八都接近满分的人,怎么也比我考得好吧?”

答应大弟后,我再三告诫他要保质、保量:“一项出了差错,别说赚钱了,亏都够你亏的。咱们可没钱。”

“要分的,gre这种,一般都是5万一场,”对方张开5个手指,“托福雅思便宜一些,3万左右。你要想做的话,客源、假证件之类的都会帮你安排好,你只管考试拿抽成就行。”

按理说,她这个年纪的孕妇,应该是面色红润、两腮圆鼓,甚至有了双下巴,可她却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般凹陷着双腮,四肢纤细,全身上下好像只有肚子比正常人大点。我为她插导尿管,给她翻身时都被她的骨头硌了一下。输液时,她手上的血管也是清晰可见,一下子就扎进了她的静脉。翻看曾春花的病历,发现她怀孕前的体重是120斤,住进县医院的时候是100斤——也就是说,整整一个孕期,她不但没有胖,还瘦了整整20斤。

保管员说:“这不都在这儿吗?你在家拉的时候会不会少拉一包?”

也难怪,农户们私下损他:“傻x一个!种菜能赚钱,我们自己不会种还会租给你?神经病!”

饲料厂这样大量收购也就一两个月,满仓后,便通知停止收购。大弟那次赚了1000多元,相当于我一年的工资。所以,当他听说城里的一家酒厂收购红薯干,便赶紧催我给他联系熟人,他想如法炮制。我只好找到酒厂干会计的同学帮忙引荐,人家很快就同意了。

2018年2月23日,农历正月初八,刚刚下过一场春雪,寒气逼人,科里病人大多数都赶在春节前回家了,只有7个预产期临近的孕妇。

中秋节就要来了。按照惯例,大院里要组织病人们排练节目、举办晚会。老郑拉着老袁找我,说要在会上表演个朗诵,献给他可爱的孙子。老袁被拽着,一脸不愿意:“老子天天忙着呢,哪儿有空跟你去胡闹!”

去年国庆节后,老郑最终还是被儿子领了回去。之后他过得怎么样,我也无从得知。

“别废话!”李护长脚一跺,瞪着老郑,“我待会就打电话,叫你家里人以后别来了。”

2018年初春的一个上午,主任双手叉腰,瞪向老乌,大声斥责:

--- 360搜索官网网站
标签:a

旅游头条

热点推荐

郑重声明:以上内容与邡湖堰都网立场无关。邡湖堰都网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邡湖堰都网对其观点、判断保持中立,不保证该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